没等百老在外面等太久,坐在床边的司凛已经注意到了门外有人,丢下手上的钢笔,穿着拖鞋,安静的走了出来,在走廊里诧异问道,“百老?您老爷子今天怎么有时间出来溜达了?”

百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要不是为了来看看你怎么样了,老头子我至于大老远的跑这种破地方来给自己找罪受吗?!”

司凛摸了摸鼻子,无奈苦笑。司家族老一共有四位,都是手把手把他带大的,脾气各异,但都是无一例外的古怪,司凛小时候,骆惊天为了在几位族老们面前刷刷存在感,想将司凛接回去“一家人团聚过年”,还没上岛,就已经让闻讯出动的四位族老们揍得跟跳落水狗似的逃了回去。

打那以后,在司凛成年之前,骆惊天都再没怎么见过司凛。

而司家这四位族老,在将一辈子都贡献给了司家的同时,无一例外的都曾是KA好SA的王牌特工,跟整个天京城的上上下下都无比熟络,就连缪老当年都跟百老有过一段不菲的交情。

虽然是这样,可天京城仍旧是四位族老最不愿意来的地方——没有之一。

他们宁愿一辈子呆在司家的那座小岛上,永远都不出来。

“抱歉,百老,让您和其他三位族老担心了。”司凛眉宇间柔和了下来,可面色依旧深沉中带着他独有的邪肆,一板一眼的道,“这一次是我的疏忽,我保证,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百老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这小子,怎么刚才看你还柔情似水的,对上老头子我怎么就满脸不耐烦?”

司凛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百老,我要是对您老爷子柔情似水……你确定你能受得了?”而且,对你老爷子那不是不耐烦,而是头疼。

四位族老本就脾气古怪,这几年年纪越来越大,性子也越来越朝着低龄化发展,拈酸吃醋、胡搅蛮缠,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而且你说他一句吧,老头子就开始跟你跳脚,简直比孩子都难哄……

金庸的小说里一个老顽童就够折磨人的了,司凛家里一共四个——而且一个比一个磨人!

大眼睛女孩爱下象棋无辜表情楚楚动人照

百老还属于这四人中比较“善解人意”的那个。

司凛默默为自己竖起大拇指,能在这四位老顽童的手底下活过这么多年,没被折腾死,简直就是奇迹!

等他和叶妩的孩子生下来以后,万一哪天他看着不爽了,就将熊孩子踢到四位族老这里,反正他们也是把自己从小带到大的,肯定不介意再带一个……不!一群熊孩子!

想到这里,司凛的心塞塞瞬间治愈了,脸上居然还能挂上几分清浅的微笑,“百老,你过来,不仅仅是来看我的吧?想看看叶妩?”

被戳穿了心思,百老倒也没太为难司凛,透过窗子,隐隐的看向门内病床上呼呼大睡的叶妩,恢复常色的道,“你给我发来的那段视频,我在飞机上看了,综合分析她以前的作为,倒是个合格的家族主母,够狠、够聪明,也够忠心……唯一让我为难的是,司凛,你不觉着娶这样的女人委屈吗?”

“委屈?”司凛眉头轻皱,“为什么这么问?”

百老指着窗内的叶妩,淡淡的低声道,“她结过一次婚,又是个出身普通豪门的,个性泼辣强势,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娶南方五大族的望族千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比她温柔,比她端庄,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司凛薄唇轻笑,“我懂你的意思了,不过她跟君明翊,不过是一纸婚约、一段仇恨罢了,她既然跟了我,我司凛也定然不会辜负于她,旁人是如何的出身高贵,如何的端庄温婉,那与我无关,我看中的是她这个人。”

百老爷子终于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司凛高大宽厚的肩膀,“好小子!果然不愧是司家的种,司家人最是痴情,从一而终,一世不悔……那个叶丫头真的是捡大便宜了!”

司凛莞尔,“我能跟她在一起,这何尝不是我的幸事?”

两人正说着,却听得一声轰隆巨响,竟然将整个楼梯都震得颤了颤!

司凛脸色骤变,拉着百老踹门而入,将人塞在墙角边,便一个箭步冲到床边,横抱起叶妩的一瞬间,楼体再度晃了晃,轰隆的巨响声传来,天花板、水泥、沙子和石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左耳边,一块足球般大小的石块砸了下来,险些砸在了司凛的头上!尘土和沙子从天花板倾泻而下,将原本干净整洁的病房瞬间变成了尘土弥漫,时不时的砸下几块水泥块,楼梯的墙壁裂痕越来越大!

黑暗、晦涩与尘土笼罩了整个世界。

“该死的!这群疯子!”司凛怒骂一声,抱着叶妩,一头钻进了病床下,极力将自己和叶妩缩进墙角的角落里……

第三声爆炸声出来,轰隆的声响彻底将叶妩震醒,只觉着耳鼻间尘土弥漫,呛得难以呼吸,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震得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世界似乎都陷入了摇晃中!

“别怕,有我在。”司凛紧紧地抱住叶妩,顺手将垂下来的床单扯下,简单的裹住了叶妩的身体,用床单的两个角分别捂住自己和叶妩的口鼻,没等他向叶妩解释些什么,再一声巨响,似乎比之前的那几声都要来得更加震耳,楼梯晃动得越发厉害,甚至两人都可以清晰的听得见一面墙倒塌的声音!

头顶上结实的铁床似乎都被落下来的墙面、水泥块砸得咣咣作响,连床体都有些扭曲下陷!

也幸亏两人蜷缩着身体,躲在角落里,坍塌的墙面形成了一处三角地带,正好留出足够的缝隙,让两人免于被砸死的危险……

叶妩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死死地抓住司凛的手,似乎有些无措,“司凛!司凛,到底怎么了?”

“这群疯子……他们在住院楼里安置了炸弹!”

“我还以为,他们只会派人刺杀我,没想到,居然……居然在这栋楼里安置了炸弹!他们是想让整幢楼都为之陪葬吗?!他们刺杀居然还要拉上平民们的性命!他们根本就不把我龙国的平民当人看!这群畜生!”

叶妩虽然看不清司凛此时的表情,但是她分明能清晰的感受到司凛那一瞬间喷薄而出的怒火和毫不掩饰的杀意!

“司凛,这不怪你……”叶妩死死地抓住司凛的手心,“他们敢殃及平民,我们就有理由报复回去!这不是你的过错,他们已经违反了底线!”

司凛安慰般的摸了摸叶妩的脸颊,“没事,我不会蠢到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只是这一次,我龙国死伤了多少人,我就一定让这个数字乘以十的报复回去!东倭国,给我等着!”

无论是叶妩,抑或是司凛,都能猜测到,司凛前脚刚“重伤住院”,第二天就受到了炸弹袭击,如果这是龙国自己人动的手,他们选择的方式肯定是暗杀,要么是充当护士,将毒药掺进药品或食物里,要么是狙击,这种殃及平民的炸弹袭击,只能是某些反对龙国组织抑或是敌国的手笔……

他们为了杀司凛,根本不在乎死多少人,伤害了多少平民!

无论是叶妩,抑或是司凛,还是其他豪门世家,他们所有行动的最大准则就是不能大面积殃及平民,如果两家玩暗杀对手的把戏,你可以狙击,可以枪杀,甚至可以炸了对方的车子……但如果你在这场暗杀里,害死了好几个平民,那上头就要好好跟你研究一下这件事了。

平民是无辜的,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法则。

叶妩玩商战那会,如果真的要打击某个集团势力,也要掂量一下会不会造成什么过于恶劣的影响,会不会影响太多平民们,如果对诸多平民们造成大面积损害,事后叶妩必须要拿出一大笔前来做慈善,这是她向公众道歉们的诚意,也是不少还算有良心的豪门世家共同准则。

像今天这种在医院安置炸弹的,有可能:舶踩,造成大面积平民伤亡的……别说是龙国国内,就算这事拿到国际上来讲,也会遭到所有人的共同谴责。

那已经不属于暗杀的行列了,那是反人类罪行!

当爆炸和坍塌渐渐沉寂下来时,整幢住院部大楼已经有大半部分的楼体坍塌了,墙壁大面积倒塌倾斜,扬起的尘土笼罩在上空,犹如一只恐怖的巨兽,吞噬着无数生命……

起先,附近人还以为是地震了,差点窜出去跳楼,可是轰隆的爆炸神过后,地面只是晃了晃,就再没了动静,除了离得近的几座楼受到爆炸的影响,发生墙体裂痕以及玻璃破碎的情况以外,就只有司凛住的这栋住院大楼最惨——整个楼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都已经倒塌,受到爆炸的主体建筑,就是这栋楼。

而叶妩和司凛,则恰恰就在剩下那百分之三十里。

他们俩,再度躲过一劫。

其实,他们应该庆幸才是,这幢楼大部分都是属于VIP病房,一般都比较冷清,很少有人会住进去,就算是住进去的,大多也都是豪门世家或者各级高管们,没几个真正清白的,再加上司凛住进来之后,为了安全起见,还特意清空了一部分人,所以,在爆炸时,这幢楼里的病人少得可怜……草莓直播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