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身出户?!”

龙泽被标题雷的整个人酥了一圈儿,几乎站不稳脚步,好半天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大哥和大嫂那么好那么恩爱,怎么舍得分手!开玩笑!

龙泽点开微信新闻推送的头条,加黑加粗的标题下面,用小号的字体写着事件的过程,几行文字下面就有一个配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花瓣雨登场的豪华烂漫场景。

龙泽默默的发出了一声惊叹,大哥太会想办法了吧!这样也可以!

手指继续往下滑,后面的几张图是宴会厅内部奢华的布局和参与宴会的一些富商。

龙泽将图片放大,看到了不少在业内相当有分量的角色,很多人在商业上地位极高,但是他们几乎不公开参与活动,而大哥竟然把包括盛世的高官在内的,很多宴会“钉子户”都给请来了。

大哥不愧是大哥,在商业圈子里面好有面子。

龙泽新闻还没看完,林熙雯回头冲他挥挥手,“龙泽,你干什么呢?逛街还要玩儿手机?快点快点,我们要去看鞋子了!”

林熙雯逆着人潮摆手大笑,齐刘海盖着额头,戴着个黑色边框的近视眼镜,遮住了小半张脸,露出精巧可爱的下巴,浅红色的秋装显得十分喜庆,即便是在中秋气氛很淡的美国,也平添了不少喜悦的气氛。

龙泽仰起头,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神都是藏不住的愉悦,“你们先过去,卡在你手上,密码你知道,我一会儿就去。”

林熙雯撇撇嘴,亲昵的挽着曹婉清的手臂,笑呵呵的撒娇,“阿姨你看他!一点也不配合咱们,只给一张卡就算完了。炕赝凡桓苑沽。”

红色悠闲自在

林熙雯瘪嘴看着visa卡,大小姐对金钱的漠视和不屑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

曹婉清宠溺的看着儿子,再看林熙雯,说不上来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淡淡的道,“呵呵,咱们先过去吧。”

眼睛瞥见那张卡,心里却是另一种滋味,两个人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管理男人的财政大权了?

这样的女人,小泽真的能驾驭住吗?

别被她给骗了吧?回头她要想办法问问清楚,她到底什么来路,什么身份。

龙泽继续往下翻看,赫然闯入眼中的是龙枭最后说的话。

记者原封不动的将龙枭的语言变成了坚不可摧的文字,在亿万观众面前宣布,他将所有的产业全部交给自己的妻子。

龙泽的手忽地一抖,大屏手机几乎当即落到地上,龙泽只觉得那些文字成了一道道的惊雷电闪,在他的听觉和视觉面前展开了双重的轰炸。

“怎么会这样?大哥怎么会退出MBK?他在想什么?大哥到底在想什么?!”龙泽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一遍遍问自己,一遍一遍的回看整个新闻稿件和配图。

他不相信!

龙泽关掉新闻页面,打开微博,不过短短几十分钟,龙枭、楚洛寒、MBK、继承权等关键词迅速爬上了微博的热搜榜单,下面还有几个标题为“宠妻无度”、“花样恩爱”等,前十个热门全部都是龙家和MBK。

龙泽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轰鸣,点开最上面的放弃财产,后面跟帖有七十多万,大部分都在说龙枭爱妻无边,还有一些声音则在说,龙枭是不是觉得MBK他欺负人,之前驱逐他,到底他不愿意再耗费心力?

少数人则在直戳要害犀利的道,“龙庭一定是想把继承权交给私生子,所以伤了枭爷的心,不然谁舍得把自己一手创办的集团拱手让人?”

这个回帖后面,跟着一百多万的赞。

而且每次刷新都会发现点赞的人物在增加。

“私生子滚出MBK!把继承权还给枭爷!”

“龙泽连宴会都没参加,一定会枭爷不愿意看到他!”

“夫人也没参加,一定是心寒了,恶心了吧?支持枭爷和夫人,赶出私生子!”

这样的评论在下面,龙泽的眼睛却自动过滤了其他的评论,死死的被私生子、小三等字眼攫取。

瞬间的窒息,一片晕眩。

龙泽无力的垂下手,眼神空洞的看着繁华的喧闹街道,却宛如被抛弃在街道上的一个弃儿般,失去了所有的支撑和依靠。

忽地,龙泽拿起手机,手指颤抖着拨打龙枭的电话。

大洋彼岸,龙枭正在开车和张勇汇合寻找袁淑芬的下落,并没有听到手机的震动。

龙泽绝望的垂下眼睛,大哥是不是失望了?

龙泽不甘心,继而拨通了龙庭的电话。

他的号码闪烁在龙庭的手机屏幕上,龙庭正打算给他拨回去,所以很快便接通,“小泽,家里出事了,爸爸今天被你大哥气死了!”

龙泽不听他的诉苦,急切的逼问,“爸到底对大哥做了什么?大哥为什么突然放弃MBK的股份?大哥为什么要辞去总裁的职位?你到底对大哥做了什么?!”

龙泽几乎在怒吼,突兀的中文在一群金发碧眼的人中间很嘹亮,因为用力太大,他嗓子傻沙哑,后面几个字破了音。

龙庭大手抵着眉头,自嘲的冷笑,“我逼他?小泽,现在逼迫我的人是你大哥!是他想把我逼到绝路上!你看到新闻了吧!你好好的看清楚,你大哥干了什么好事,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我要他有什么用!”

龙泽被父亲更加用力更加愤怒的声音喊的一懵,他抖着手一个一个指头嵌在手机外壳上,“你说什么?我大哥怎么会逼你?当初让我大哥离开的人是你,黄色app官网是大哥不计前嫌力挽狂澜拯救了MBK!”

龙庭扶着盥洗池的水台,声音冰冷嗜血,“小泽,你想清楚,我有逼你大哥的能力吗?谁能逼他?除非他自愿,谁能强迫他做任何事?”

一句话说的龙泽哑口无言,他呆呆的看着街道,异国他乡的高大建筑,回想过往种种,无言以对了。

“所以小泽,你告诉我,你还要放弃MBK吗?你还要离开爸爸吗?”

龙泽默然不语。

不知道,他不知道。

“爸爸培养你大哥三十年,呕心沥血,掏心掏肺,你大哥是怎么对待我?呵呵,爸爸一生阅人无数,可是到头来却被自己的儿子推到了火坑,小泽,你就不心疼爸爸?你还想把自己推出去,当做没看见吗?”可怜兮兮的语气,无助的哀婉,父亲对儿子的恳求,反问和呐喊。

字里行间都是无奈和悲痛,白发人对黑发人的央求,最令人心痛!

龙泽心情很复杂,头脑一片混乱,他久久的闭着眼睛,手指嵌在两眼之间捏鼻梁骨。

“我不知道。”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他真的不知道,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大哥怎么突然要走?以大哥的性格,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离开?

可是以大哥的能力,谁又能威胁他呢?

他脑子很乱,心里更乱。

龙庭拿起手机,看着“结束通话”四个字,抬头,镜子里那张阴沉的脸绷紧,眼神迸射出冰冷的杀气。

小泽,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大哥,如果不是他这么做,我怎么能让他滚?我怎么能让回来!

小泽,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口口声声喊的大哥!要怪就怪他压根不是你大哥!

要怪,就怪他是个野种!是个早就该死的人!他该死!

——

夜色冰冷,袁淑芬离开花店,转身进了后面的一个咖啡店,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她抱紧了手中的包包,脑海一遍一遍的回想往事,她记忆充斥了血腥味,一片血海,一片火海,在她的记忆力整整燃烧了三十年。

转而,她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幕一幕,眼泪灼痛了眼眶,几乎要涌流。

枭儿,为什么这么固执,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

良久,袁淑芬平息了一下呼吸。

她拿出黑色的旧式诺基亚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号码被人接通。

“阿芬。”那端,熟悉的声音。

袁淑芬深吸一口气,鼻息有些粗重,“青玄,你在枭儿的宴会上吗?”

宋青玄点点头,“在,你在哪儿?”

袁淑芬咬咬牙,“枭儿在宴会上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

宋青玄避开人群,低声道,“嗯,是真的,枭枭准备搞迂回战术,把当年的凶手逼出来。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做,在参加宴会之前,我毫不知情,他一定也不想让你知道吧?但是我觉得,他这次的决定是对的,当年的……”

“不行!”袁淑芬突然大声的喊了起来,她竭尽全力,声音嘶哑。

宋青玄无奈的道,“阿芬,你阻止不了他,他心里背负的仇恨太多,让他去吧。”

“不行!青玄,当年的事牵扯太多,他会把自己逼到绝路!他会死的!你必须……”袁淑芬的眼泪又一次奔流,比刚才更多。

“阿芬,由他去吧,我相信龙枭有这个能力。”宋青玄现在很为难。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该告诉袁淑芬今晚龙枭有宴会,而且邀请他来参加,他当时还兴冲冲的告诉袁淑芬——我要回国了,枭枭邀请我参加中秋晚宴!

袁淑芬扶着椅背,站起来,从宋青玄说参加宴会,她就怀疑了,为什么枭儿举办宴会不告诉她?

“你不去是吗?好,我去,我不能让枭儿冒险,就算我死,我也不能让枭儿有危险。”

“喂?阿芬,你要干什么?!你去哪儿?!阿芬!”宋青玄竭力呼喊,但电话无人接通,一会儿,电话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