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列车可能是专门捎红小兵的专列吧。

   总归,沈临仙所在的地方离京城其实并不太远的。

   可这列车还是走走停停,几乎大站小站都停,有时候要停两三个小时。

   沈临仙索性放开了,每次火车停靠,她都要出去走一走。

   当然,孩子们她是不让去的,让孩子们轮流下车透透风,但是,还得有人在车上看着行李啥的。

   余勇和余志分成两拨,余勇带着余秀,余志跟着余小花,四个人每一次停靠都要轮流下去透风。

   而沈临仙则是找不显眼的地方用上空间里存着的隐身符离开火车站,再用缩地成寸术到这个城市的收购站以及一些地方搜刮古董文物,还有一些专业书籍。

   这些东西都是要统一销毁的,因此,沈临仙白拿了也不会感到愧疚。

   如果她不拿,许多珍贵的东西就会被毁掉,以后再不会有的。

   沈临仙拿了,也不是自家用的,她想等着将来人们的生活水平好了,对于古董重视的时候,她再把这些东西捐出去,也算是为这个国家做了一份贡献。

   这一路上,沈临仙搜刮的好东西真的很不少,尤其是在津门那边,是真的有不少珍贵的东西,可却被人扔在角落里蒙尘,有的甚至就要被销毁了。

   沈临仙每每看到都人心疼良久,自然,更是丝毫不留情的往自己的空间里收。

   Somew女孩展露纯美的笑脸

   终于,火车在走了几乎一天一夜之后,总算到了京城。

   其实,火车路上走的时间真不多,但是停靠的时间太长,停靠的站点又多,所以才会走了这么长时间。

   从京城火车站出来,沈临仙又打听了一番,终于来到一个学校。

   好些来串联的人都会安排在学校当中。

   反正现在好些学校都在停课中,索性倒不如把教室空出来给这些人住几天。

   要说被子啥的,来串联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知道要带被子褥子,所以,学校也只是提供一个住的地方。

   等住下了,安顿好了之后,沈临仙和余小花几个又见识了一番这些人的狂热与疯狂。

   余小花眼中闪着惊惧。

   余秀也吓到了,缩在沈临仙身后好长时间不敢动弹。

   沈临仙倒没觉得怎么样,她等着自家的孩子恢复了平静之后,就带着孩子们出去走走,在京城买了些吃的东西,然后就去了那个最大的广场。

   下午的时候,又有人来统一统计这个学校来串联的人数,并且给大家讲解要怎么接受检阅。

   大家都很认真的听着,表情严肃之极。

   沈临仙也听了一耳朵,随后就该干嘛干嘛。

   到了晚上,她又是一个人跑出去,到京城最大的收购站光顾了一圈。

   如此,在京城耽搁了好几天,才轮到他们这些人接受检阅。

   检阅的过程充满了激情和热血,让沈临仙这样已经感情淡漠的人都有心绪上的波动。

   等检阅结束之后,沈临仙带着余秀几个要回学校那边的住处。

   结果,他们还没有走,就被上头的人给找着了。

   沈临仙听完工作人员的那些话,几乎不敢置信。

   也不知道是谁向上汇报的时候提了沈临仙一家几句,说是一个农村老太太也是一颗红心向着国家,带着一群孩子来京城学习,然后,沈临仙就被当成了典型一级级向上汇报,最后,领袖都知道了这个老太太。

   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领袖竟然起了兴趣要见见这一家人。

   于是,沈临仙和一些典型就被带到了大会堂,在那里见到了最高领袖。

   饶是沈临仙经了几世的人,可看到领袖还是难掩激动。

   这位几乎被后世人神话了的人物,这位伟人,是沈临仙都很敬佩的人,现在见到他,沈临仙就像是后世的粉丝见到偶像一样,双眼都发着光,满脸的激动。

   她都这样了,余秀和余小花他们更是几乎都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可这些孩子还是因着心中对于领袖的敬重,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失态。

   领袖讲了几句话,又和这些典型一一握手,轮到沈临仙的时候,领袖脸上带着笑:“你一个老年人,怎么会想到来京城,路上好不好走,苦不苦,累不累?”

   沈临仙挺起胸膛,站的笔直:“不苦,不累,能够见到您,能够见到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同志,俺们就不觉得苦,反而很自豪。”

   “俺们不苦,不累。”孩子们也一个个站的笔直,两颊通红,双眼放光。

   领袖笑了笑,还特意和沈临仙一家合了影,同时,也和接见的这些人照了一张相。

   等领袖走后,沈临仙找到工作人员,提出自己的要求,说想要两张照片,一张是领袖和所有人合影的照片,另一张是和他们一家合影的照片,并且表示她洗照片的钱她自己出,绝不给国家增加困难。

   工作人员都笑了,说不用她出钱,今天来的所有人都会收到照片的。

   于是,沈临仙高高兴兴的带着孩子们回去,等回去了,孩子们都还没有平复过来,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大会堂的事情。黄色小视频免费看软件

   沈临仙就坐在一旁笑着听着。

   随后几天,沈临仙都是早出晚归,带着孩子们在京城逛街,同时,还悄声给孩子们讲京城的历史,还有一些故事。

   她对京城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对于这里的大街小巷也熟的不能再熟,可以做最好的导游。

   哪条巷子有什么典故,哪个四合院住过什么人,哪里出过什么大人物,她都会慢慢的讲给孩子们听。

   余秀表示疑惑:“奶,你咋知道这么多?”

   沈临仙笑:“因为早先奶伺侯过的大小姐就住在京城啊,奶在京城呆了许多年,不只知道这些,早先,还跟着大小姐参加过许多名媛的聚会。”

   她绘声绘色的给孩子们讲当年的故事,讲那些京城的名流过着怎样的生活,讲大小姐的穿着打扮,大家族的讲究等等。

   别人倒也罢了,余秀听的向往不已。

   终于,在隔了五六天之后,沈临仙收到了照片。

   拿到照片,她终于安心了,这可是今后十年大大的护身符啊。

   将照片收好,她就开始收拾东西,带着孩子们踏上归程。